JBO

您的位置  农业资讯  分析预测

红黄蓝再现虐童丑闻 加盟模式遭质疑

4月16日讯(记者 燕山 鹿凯)日前,美股上市公司红黄蓝红教育(股票代码:RYB.N)再次被曝出现涉嫌虐童事件。受此事件影响,其股价应声下跌同时,加盟模式暴露弊端成为关注焦点。

红黄蓝涉嫌虐童,股价暴跌

公开消息显示,12日晚,有微博用户发布疑似红黄蓝瑞金加盟园所工作人员猥亵男童内容。江西瑞金一名红黄蓝幼儿园教师在朋友圈发布3张“男童闻大人脚”照片,该朋友状态显示“已屏蔽家长领导”;此事件一出,便引发广泛关注。

次日,红黄蓝教育便对此事进行调查,并公布调查结果,证明被曝事件属实。但红黄蓝教育辩解称,经调取监控录像和向在场其他教师了解情况,此行为发生在玩耍嬉戏过程中,目前尚未发现强迫、虐童或猥亵行为。

JBO注意到,虽然红黄蓝教育声称,上述事件不存在虐童等行为,但其仍以教师不当行为已严重违反园所教师日常行为规范,且经网络传播后,造成恶劣影响等为由,责成涉事园所对该工作人员进行辞退处理。

同样,江西省瑞金市教科体局也在第一时间成立联合调查组介入调查。4月13日晚间,瑞金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发布调查情况通报称,市教科体局已责成红黄蓝城东幼儿园解聘刘某;对红黄蓝城东幼儿园限期整顿并予以警告、2021年度年检不合格处罚;约谈红黄蓝城东幼儿园负责人并责令作出深刻检查。公安机关依法对刘某处以行政拘留七日的处罚。

针对监管层强硬表态及严肃处罚举措,红黄蓝教育表示,涉事园所将全力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取证工作,并根据调查结论对相关人员作出进一步严肃处理。红黄蓝教育补充道,其始终坚持师德教态问题零容忍态度,发现问题绝不姑息,对于本次事件给大家造成的困扰与担忧,公司诚恳道歉并引以为戒,继续强化教师行为规范和师德师风建设,做好对全国园所督导与管理提升。

JBO然而,通过随后红黄蓝教育股价表现情况来看,市场对红黄蓝教育公关行为并不买账。受此事件影响,美国东部时间12日一开盘,红黄蓝教育股价便遭遇闪崩,其间一度下跌紧接16%;截至收盘,报收于2.88美元/股收盘,单日跌幅打15.29%。

随后两日,红黄蓝教育股价跌幅收窄,并于14日收于2.82美元/股,与发行价相比已经累计下跌近85%,总市值则缩减至7770万美元。记者通过复盘发现,自其2017年9月上市以来,其股价也因类似虐童事件出现过暴跌情况,而每一次股价暴跌都将使投资者遭受重大损失。

JBO屡次被曝虐童等负面,面临监管考验

记者通过复盘红黄蓝教育股票上市以来股价走势图发现,其K线图呈三级台阶下降走势,并且两次断崖式下跌时间与其被曝虐童事件时间吻合。

2017年11月,朝阳红黄蓝幼儿园多名幼儿遭遇老师集体扎针、喂不明白色药片事件被曝光,后涉事教师被刑拘;此事件一度曾造成红黄蓝教育股价遭遇上市后第一次大跌,跌幅一度接近40%,并使其股价从25-30美元/股区间跌至20-25美元/股区间。

记者了解发现,上述虐童事件之后,除红黄蓝驾驭外还有其他民办早教机构被曝出类似事件。终于,为维护广大民众合法权权益,为更好规范行业发展,2018年11月国务院发布的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》(下称《意见》)中,要求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,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。

受禁民办幼儿园上市新政影响,当时红黄蓝股价遭重挫,股价大跌直至超50%,盘中一度触发熔断停牌,市值蒸发近3亿美元,这也促使其股价从20-25美元/股区间跌至20美元/股以下区间。

JBO然而,好景不长,2019年1月,山东青岛市市北区红黄蓝幼儿园一外籍教师在学生午休期间,趁无其他教师在场之时,猥亵一名女童。后青岛市北区检察院审判此案件,该外教获刑5年被判驱逐出境。面对监管新政、以及行业内负面事件频发事实,业界人士表示,这些将对幼儿园资本化造成重大打击,已上市幼儿园企业也将面临退市风险。

JBO加盟模式遭质疑,盈利前景堪忧

公开资料显示,红黄蓝教育创建于1998年,在全国拥有1300家亲子园和近500家高品质幼儿园,采用“直营+加盟”的模式,为0-6岁婴幼儿和家庭提供学前教育指导与服务,并于2017年9月27日在美股上市,成为中国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公司。

JBO其中,加盟收入一直是其营收主力。据市界等媒体额公开报道,在某四线城市,红黄蓝幼儿园的加盟费为48万元,保证金为5万元,每年需缴纳7万元品牌年度使用金。除此之外,加盟商还必须购买相应的红黄蓝商品,在8万元、18万元、28万元三个档位中选择一项。

而在行业内部,通过自建的直营幼儿园打出品牌,然后采用轻资产加盟的模式,用加盟商的钱,实现迅速扩张,已成为一种常规做法,但这样做带来的负面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。

JBO例如,品牌方收取高额加盟费后,管理是否跟上?在全国范围内不断扩张,管理能力是否又跟得上扩张速度?如果不从根本上改进幼儿园师资招聘以及日常管理,加盟模式下品牌方凭什么来保障孩子安全?而此次红黄蓝教育旗下加盟商再次被曝涉嫌虐事件,则让上述问题能否得到妥善处理变得更为迫切。就上述问题,采访到红黄蓝教育,对方表示将由专人在10-20分钟后进行回复;但截至发稿前,记者并未收到对方任何形式回复。

教育专家熊丙奇曾表示,近年来,幼儿园出现的虐童、性侵幼儿恶性事件都与幼儿园急功近利‘不重视教育品质’不愿意在师资建设上费心有关。

JBO2018年3月,教育部提出“学前教育三年计划”,确保2020年力争普惠性幼儿园占比达到80%以上,毛入园率达到85%。针对此政策,红黄蓝宣布对下属幼儿园业务进行调整,部分直营幼儿园已经转变为普惠性幼儿园,而这压缩其利润空间同时,也使加盟园所承担业绩压力增大。

截至目前,红黄蓝教育2020年财报并未对外公布。据其2020年三季报显示,截至9月30日,公司实现营收约4.27亿元、净亏损为约3.17亿元,相较其2019年全年净亏损约0.18亿元规模增幅明显。未来,有关其2020年业绩整体表现情况,以及此次风波后红黄蓝教育发展情况,将持续关注。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热网推荐更多>>